• 疫情下的“生鮮電商”該如何突圍?

    隨著4月份新一輪疫情的加碼防控,上海開啟了封控模式。上海3月份就開始每天設鬧鐘在各大生鮮電商平臺搶菜,已經成了不少封控小區居民每天早起的日常操作。買不到菜在社交媒體上造成的焦慮絲毫不亞于疫情本身。生鮮電商、連鎖超市、線下菜場、便利店,疫情之下無論哪種生鮮零售都面臨了前所未有的訂單壓力。

    疫情所引發的集中剛需消費未嘗不是一個觀察現有生鮮零售業態的窗口,運力不足、供應緊張、成本問題,在疫情下不同的生鮮零售各自有哪些優缺點,未來生鮮零售能有突圍的機會?

    被爆單的前置倉模式如:叮咚買菜、每日優鮮、盒馬鮮生

    生鮮APP平臺

    由于城市規模的擴大,傳統的線下超市網點顯然已經趕不上普通人的買菜剛需,加之出現疫情這樣的突發事件,又擊中了線下零售需要人力和店鋪維護的缺陷。早在2012年生鮮電商就開始尋求取代傳統商超的機會,但由于生鮮的成本和運力問題,生鮮電商始終沒有遇到太好的發展機會,即使是紅極一時的社區團購也只不過是套取流量的曇花一現而已。

    目前的生鮮電商可以分為傳統生鮮電商、前置倉、倉店一體、社區團購等類型。傳統生鮮電商指的是傳統電商大廠利用現有物流配送網絡建立起的生鮮電商平臺,天貓生鮮、京東等平臺采用的便是這種模式。在配送模式上,傳統生鮮電商模式更加接近傳統電商,一般采用電商大倉和分倉的模式配送分發,配送基本依靠電商現有的物流快遞網絡。

    傳統生鮮電商的顯著優勢是物流網絡也比較完善,運營的成本也不高。但由于生鮮運輸的特殊要求,商品種類選擇上會受限。面對疫情,缺少前置倉也會導致整個配送周期過長。

    現行生鮮電商的主流是前置倉模式,通過在幾個社區之間建立一個可以儲存生鮮的小型倉庫來提高商品的運輸周期。這些網點不對外進行線下零售。在前置倉中,會有專門的理貨員將城市分選中心發來的貨品擺放在貨架上,隨后由分揀員根據訂單分揀到包裹中,再由配送員進行配送。目前的每日優鮮、叮咚買菜、美團買菜采用就是這種模式。

    前置倉的優點顯然是網點多,配送夠快,分區的配送員可以便捷完成用戶最后一公里的買菜需求。但此模式的缺點是打造一條新的物流網絡成本顯然高于傳統電商。而在疫情之下,除了遭遇訂單擠壓之下,另一項缺陷也在壓力中顯現,就是所有的環節中涉及的人力太多,分揀、理貨、配送,目前大部分生鮮平臺還采用人力完成,如果這些環節上的工作人員遇到隔離封控,顯然就很難保證物流流暢運行了。叮咚買菜的上海分站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3月的上海疫情中,幾乎每個站點的接單量都是平時的5倍以上,一旦碰到有員工被隔離,就會造成騎手的資源調配不過來,分揀員也忙不過來,只能臨時招聘工人來完成訂單。

    面對不可抗的人員配送成本,曾經主打預售+自提模式的社區團購似乎顯出了優勢,招商銀行研究院一份報告,相較于前置倉的7%~10%的配送成本(單均7~8元),社區團購僅為2%以下。團購平臺訂單一般較大,運輸車輛的運送車次一般也比較少,似乎運力也比一般生鮮平臺要高。在配送模式方面,社區團購的模式是設置生鮮自提站,用戶下單后第二天配送到社區由用戶自提,美團優選、多多買菜等平臺采用的便是這種方式。但團購平臺的優勢也是劣勢,隨著疫情的爆單,有媒體報道大部分團購平臺的問題是以往一個半小時就能整理好貨物出倉,現在至少需要三倍以上的時間,配送時間也會延長。過去可以輕松完成的訂單,由于疫情經常出現延誤,加之疫情之下團購配送點到小區居民樓也未必像平時那么方便,社區團購的消費體驗可以說是疫情期間下降最快的。

    便利店也成為零售新主力軍

    除了傳統的生鮮電商模式之外,年輕消費群體更青睞盒馬這樣的倉店一體模式和便利店。在過去的五年時間里,線下大型超市成為了線下零售平臺中萎縮最快的一種業態,有數據統計2016年至2021年,全國大型超市的門店數至少減少了一萬家。而作為消費場景最豐富的一種業態,便利店卻在過去五年的時間里,門店出現了同比12.90%的增長。

    既可以解決日用消費也可以購買生鮮,還能解決一日三餐,便利店幾乎是場景最豐富的線下零售形態了。有媒體扒出一則3月北京、重慶、天津的流調記錄,顯示有好幾個病例都是連續幾天都打卡了便利蜂。公司-便利店-家,不少社畜的生活節奏變成了三點一線。

    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大部分人的生活半徑被迫縮減,在不少產業受疫情影響停擺的同時,便利店行業卻悄悄成為零售市場上的主力軍。從營業面積來說,一間幾十平米的便利店既可以滿足日常消費,還可以作為生鮮電商的前置倉,單位面積的使用效率較高。

    疫情之下,大部分便利店都設置了防疫物資專區,口罩、消毒洗手液和酒精濕巾等防疫三件套都能隨手購買到。便利店還能充當不少上班族的食堂,相比于餐館堂食而言,獨立的鮮食供應鏈和零售云平臺,使得其能夠在疫情管控時能保持正常運營和流轉。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也解決了不少加班人的三餐問題。

    還有就是區域分布優勢,便利店的覆蓋范圍較廣,類型眾多。在一線城市中羅森、全家、便利蜂這樣的門店,幾乎已經覆蓋了地鐵交通樞紐、社區、景區和寫字樓。相較于傳統商超等零售業態,便利店的商品種類更新頻次更快,加上數字化運營等方式,可以根據周邊居民的需求,及時對陳列商品做出調整。

    然而即使是便利店在疫情之下也變得有些力不從心。艾媒咨詢的投融資數據也顯示,中國便利店行業的投融資金額逐年上漲,但投融資數量在2017年到達高峰后連續下滑。

    便利店自身的運營問題是高房租和經營不善。羅森2020年在上海的關店潮就涉及到這兩大因素。對于便利店來說如果選址不利,成本控制不嚴,內部管理不善,都有可能無法堅持開下去。事實上在二三線城市,很多知名品牌的連鎖門店也是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各種運營策略也是在調整中前進。

    而面對疫情的壓力,即使是倉店一體的便利店也同樣遭遇了人力不足和最后一公里的運輸問題。如果身在封控小區,點一個來自便利店的外賣往往還要依靠第三方外賣平臺,而如果直接倉店一體的盒馬的外賣顯然又需要搶單的運氣和漫長的等待,因為目前大部分倉店一體商家的運力還遠不如大部分生鮮電商和外賣平臺。

    無人零售和應急預案,生鮮零售的將來時

    盡管疫情為生鮮電商增加了營收,但實際上訂單的履約成本上的付出也相應上漲。在供給端,從外地調配資源也使得運費成本上漲。另外像疫情特供的應急蔬菜包,也改變了生鮮電商的生產鏈路,整個生鮮電商都亟待開發新的產品。

    有媒體分析,優化后的前置倉在本次疫情中優勢較為突出,前置倉模式的優點則在于,生鮮電商由于相對封閉,不存在線下營業的需要,如果能減少各個環節的人員,配送站里基本都是工作人員,也能保重疫情中的閉環管理,也易于配送和分揀。

    3月28日,上海市商務委對外回應市民保供時表示,將特批一部分企業正常經營,讓保供車輛正常通行,讓保供人員正常上崗,同時開具“保供企業證明”,讓這些企業包括大倉、前置倉、配送中心正常運營。業內人士認為,如果能把保供能力比較突出的企業,納入應急救援保障的預案中,一旦任何極端情況發生時,立馬啟動應急預案,企業不需要臨時向上匯報,可以開啟對小區的供應,或將是應對疫情時居家隔離買菜難的一種長效措施。

    對于便利店來說之前已經非常流行的無人零售店將也是一種發展趨勢。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新興技術的發展,能夠節省人力成本還能夠滲透到全時段的消費場景中無人便利店或許能更大程度節約人力,并且簡化人工環節,發揮線上線下的融合效益。

    面對疫情大考,生鮮零售如何既能提供完善的商品,又能滿足消費者期待的送貨到家等服務,將是擺在經營者面前如何走向未來的課題。

    售前咨詢熱線

    021-68094600

    在線咨詢

    Copyright ? 201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微核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5037786號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7834號